敬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我叫XXX。我以前的性格内向,做事缺乏信心,胆子也比较小。特别在课上,老师提问时,生怕答错,回答的声音很小。 
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像以前那样,想通过这次竞选劳动委员的锻炼,成为一个活泼开朗、积极乐观的孩子,希望同学们相信我,让我拥有这个锻炼的机会。 
这次竞选劳动委员,让我悠然想起香港特别行政区结束的特首选举。曾荫权先生的竞选口号是“我会做好这份工作”,在这里,我也这样跟大家许下诺言“我也会做好这份工作”。 
假如我真的当选劳动委员,我会团结其他班干部,同心协力搞好班级,维护班级的卫生,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同时,我要努力学习,争取拿到好成绩,不用让老师担心。 
在班上,我看见地上有垃圾就把它检起来,看见别的同学桌子脏了,就会用毛巾帮它擦干净;
在家里,我也是一个讲卫生,爱干净的孩子。每天我会把我的书桌擦得干干净净,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最后,我再次真诚地希望同学们选我当班长,让我做同学们的忠实“仆人”。 
谢谢大家!" />

故事接龙

论小学音乐教学中多媒体技术的整合

中洲中央公园:小学语文教学中人文性教学策略研究

2019年11月12日 20:57

na一ci月考,我很满yi。

月黑风高,秋风扫叶,忽穿阵阵马蹄声,断断续续。这寂静之夜,家家户户睡de正香,却不知门外来了一群不速之ke。一家客栈,门外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只见几十匹马停在门外,带头的是当今世上无人不知的天狼帮二少zhuxiao墨yang,人称”寒幽狼”,只见此人骑着“雪里蹄”身穿黑色披风,胸前一片银甲,手握“绝狼阴阳剑”,夜色虽然漆黑,但隐隐可以看见他英俊潇洒的脸庞,文绉绉的,温尔儒雅。 
  这所谓的天狼帮,说来话长啊,这时一个专门反朝廷的组织,规模人数十分庞大,实力不可小看啊!这天狼帮,教主萧森熊,从小习武,对朝廷十分反感,自己的父母双亡,都无一死在朝廷皇帝的手上,自小立志成就一番事业,为父母报仇,边苦练功夫,结婚生子,创下天狼帮。这龙生九子,萧森熊生了三位虎将,大儿子萧林天极为凶残,虽然功夫了得,又乃为长子,但惨无人性,遭百姓唾骂,也使家人十分厌恶。二儿子萧墨阳,也就是开头的主人公,虽然从小习武,但对兵法却造诣深,见识也长,无论是人品,谋略或是相貌都十分出色,是萧熊森准备让位的继承人选。然而,小儿子呢,萧天翔,是个酒鬼,虽然爱喝酒,但却对二哥唯命是从,也乃虎将之一。 
  言归正传,这萧墨阳带着一大群天狼帮的士兵,浩浩荡荡的来客宅做什么呢?这谁也不知,萧墨阳翻身下马,和一群士兵走进客宅。 
  客宅内空无一人,只燃着一盏油灯,风还没吹灭它,萧墨阳说道 
  “吾乃天狼帮萧墨阳也,来到gui舍,求住一晚。” 
  话音刚落,一位年轻女子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笑吟吟的对着萧墨阳道 
  “先生是否要住宿一晚?我们楼上有房间,请随小女来吧。” 
  萧墨阳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子,娇滴滴,如婀娜的柳树,又好似迷人的繁星,双眼如宝玉一般,十分迷人。萧墨阳微微一笑,伸手拿下银子,便带着士兵上楼了。 
  这女子打点完毕后,对萧墨阳念念不忘,心生好感,含笑走回卧室。 
  我快下了,下次再写吧,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中洲中央公园夜深人静,伸手不见五指。在这静谧的环境中,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就连膀大腰粗的拇指,身材苗条的无名指,ye先后走进了梦的国度。可是小拇指、中指、食指,它们丝毫没有睡意。聚在一起,商量着军事机密,到底谁为小主人付出最多。说是商量,其实也就是吵架。第一场世界大辩论就从这里开始…… 
  瘦弱的小拇指先发话:“我说呀,为小主人付出最大的人非我莫属。在寒冷的严冬里,我冻得像根儿小萝卜似的。当小主人弹钢琴的时候,我不得不和冰冷的琴键“拥抱”,那种钻心的痛,可难受了。” 
  小拇指的话还没说完,中指就反驳道:“不对,不对!付出最多的应该是我。大拇指和食指紧握笔杆写字的时候,我要弓着腰配合它们。俺的脖子都kuai残疾了,要是huan上你们,行吗?” 
  一直沉默的食指,终于开口发话了:“依我看,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刚才中指说得很对,我和大拇指写字,一写就是几个钟头。我被累得不是这酸,就是那痛。要是换上你们,恐怕都得累趴下了!” 
  就在这时,蓝鼻子小精灵飞了过来。看到这场争论,便劝它们说:“你们三个都不要吵了,五个指头兄弟应该齐心协力为小主人服务,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就吵架呢!”它们三个人听了,都惭愧地低下了头。 
  从此以后,它们更加尽职尽责地为小主人服务,五个指头也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妈妈,谢谢您对wo的zhaogu和guan爱。

中洲中央公园“什么自由?”桃shiwen。 
“樱牌们都可以说话。”月接口。 
“啊?”桃矢吃了一惊。 
“还不止这些,”可鲁接着说,“樱牌们同样也能拥有实体。” 
“这么说。。。”桃矢有点明白了。 
“小樱将增加五十几位新‘朋you’。”可鲁说,“三十几位人型牌是最难管理的,因为她们可以像人一样活动。” 
“而且从xian在的情况来看,”月接着说,“樱牌们的感情流露已经接近我和可鲁了,如果它们也和我们一样拥有实体和自我意识。。。” 
“小樱就很难管理它们了。”可鲁也说,“她要对它们的行为负责。” 
「这可好,」桃矢想,「再多几十个像小可一样的家伙我们家就完了。。。」 
“而且他们如果习惯了实体,而像我们一样长时间处于实体状态,”可鲁低着头说,“还不知道它们会吃多少东西呢。。。” 
“。。。”桃矢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不知道第53张卡牌。。。”月低吟道。 
“它也只出现过一次罢了。”可鲁坐下来,“甚至连它有什么能力都不知道,没法认为它和这些事有关。” 
“小樱自己创造的那张?”桃矢又会说话了。 
“没错,”可鲁回答,“在那小鬼走的时候被创造的,叫‘爱’牌。” 
“我们只知道它让小樱明白了对ku洛里多后代的感情。”月说。 
“哼。。。”桃矢有点不满地摇摇头。 
可鲁起身再次向窗外望去,小樱和知世正聊的投机。 
“我们要不要回去问问库洛里多?”桃矢问。 
“没有用的,”可鲁依然看着窗外,“如果他现在会告诉我们什么,他早就说出来了。” 
“库洛里多zuo事情总会有一个原因的。”月提高音量说。 
“对,没错,”可鲁不耐烦地摇摇头,“可是他可没有给卡牌们这么多自由。” 
“库洛里多没做过什么事情,不代表他做不到。”月不高兴地说。 
“你还是不认为小樱会比他强吗?”可鲁回过头。 
“不。”月闭上眼,“小樱超越他只是时间问题。可是她的经验并不充足。” 
“等等。。。”刚才一直没说话的桃矢突然开口,“可能会和那张新卡牌有关。” 
“为什么?”可鲁问。 
“那牌里包含的决不仅仅是小樱对小鬼的感情,”桃矢肯定地说,“他们两人还没到这一步呢。” 
“可这样说明不了什么。”可鲁摇头。 
“好了。。。”月依然闭着眼,“猜测没有用,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可鲁和桃矢同时叹气。 
“。。。我有一个感觉。。。”月轻轻说。 
“什么?”可鲁和桃矢同时问。 
“我觉得库洛里多是有意这么做的。”月突然睁开眼,“他似乎认为我们必须面对某些事情。我总觉得他早把这一切安排好了,然后看着我们在这里昏头转向。他早知到要发生什么,只是在另一边看好戏罢了。。。” 
桃矢点头表示同意,而可鲁则吃惊地张开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月这么评论库洛里多。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看月的表情他好像有点后悔说刚才的话。 
“这还真符合他的性格。。。”可鲁无奈地说,“整人可是他的专长。。。” 
就在月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时,事情突然发生了。  

中洲中央公园:流年似水下一句 流年似水

考shi终于jie束了,我高兴坏了,如释重fu地松了口qi。

中洲中央公园夜深人静,伸手不见五指。在这静谧de环境中,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就连膀大腰粗的拇指,身材苗条的无名指,也先后走进了梦的国度。可是小拇指、中指、食指,它们丝毫没有睡意。聚在一起,商量着军事机密,到底谁为小主人付出最多。说是商量,其实也就是吵架。第一场世界大bian论就从这li开始…… 
  瘦弱的小拇指先发话:“我说呀,为小主人付出最大的人非我莫属。在寒冷的严冬里,我冻得xiang根儿小萝卜似的。当小主人弹钢琴的时候,我不得不和冰冷的琴键“拥抱”,那种钻心的痛,可难受了。” 
  小拇指的话还没说完,中指就反驳道:“不对,不对!付出最多的应该是我。大拇指和食指紧握笔杆写字的时候,我要弓着腰配he它们。俺的脖子都快残疾了,要是换上你们,行吗?” 
  一直沉默的食指,终于开口发话了:“依我看,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刚才中指说得很对,我和大拇指写字,一写就是几个钟头。我被累得不是这酸,就是那痛。要是换上你们,恐怕都得累pa下了!” 
  就在这时,蓝鼻子小精灵飞了过来。看到这场争论,便劝它们说:“你们三个都不要吵了,五个指头兄弟应该齐心协li为小主人服务,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就吵架呢!”它们三个人听了,都惭愧地低下了头。 
  从此以后,它们更加尽职尽责地为小主人服务,五个指头也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什么自由?”桃矢问。 
“樱牌们都可以说话。”月接口。 
“啊?”桃矢吃了一惊。 
“还不止这些,”可鲁接着说,“樱牌们同样也能拥有实体。” 
“这么说。。。”桃矢有点明白了。 
“小樱将增加五十几位新‘朋友’。”可鲁说,“三十几位ren型牌是最难管理的,因为她们可以像人一样活动。” 
“而且从现在的qing况来看,”月接着说,“樱牌们的感情流露已经接近我和可鲁了,如果它们也和我们一样拥有实体和自我意识。。。” 
“小樱就很难管理它们了。”可鲁也说,“她要对它们的行为负责。” 
「这可好,」桃矢想,「再多几十个像小可一样的家伙我们家就完了。。。」 
“而且他们如果习惯了实体,而像我们一样长时间处于实体状态,”可鲁低着头说,“还不知道它们hui吃多少东西呢。。。” 
“。。。”桃矢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不知道第53张卡牌。。。”月低吟道。 
“它也只出现过一次罢了。”可鲁坐下来,“甚至连它有什么能力都不知道,没法认为它和这些事有关。” 
“小樱自己创造的那张?”桃矢又会说话了。 
“没错,”可鲁回答,“在那小鬼走的时候被创造的,叫‘爱’牌。” 
“我们只知道它让小樱明白了对库洛里多后代的感情。”月说。 
“哼。。。”桃矢有点不满地摇摇头。 
可鲁起身再次向窗外望去,小樱和知世正聊的投机。 
“我们要不要回去问问库洛里多?”桃矢问。 
“没有用的,”可鲁依然看着窗外,“如果他现在会告诉我们什么,他早就说出来了。” 
“库洛里多做事情总会有一个原因的。”月提gao音量说。 
“对,没错,”可鲁不耐烦地摇摇头,“可是他可没有给卡牌们这么多自由。” 
“库洛里多没做过什么事情,不代表他做不到。”月不高兴地说。 
“你还是不认为小樱会比他强吗?”可鲁回过头。 
“不。”月闭上眼,“小樱超越他只是时间问题。可是她的经验并不充足。” 
“等等。。。”刚才一直没说话的桃矢突然开口,“可能会和那张新卡牌有关。” 
“为什么?”可鲁问。 
“那牌里包含的决不仅仅是小樱对小鬼的感情,”桃矢肯定地说,“他们两人还没到这一步呢。” 
“可这样说明不了什么。”可鲁摇头。 
“好了。。。”月依然闭着眼,“猜测没有用,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可鲁和桃矢同时叹气。 
“。。。我有一个感觉。。。”月轻轻说。 
“什么?”可鲁和桃矢同时问。 
“我觉得库洛里多是有意这么做的。”月突然睁开眼,“他似乎认为我们必须面对某些事情。我总觉得他早把这一切安排好了,然后看着我们在这里昏头转向。他早知到要发生什么,只是在另一边看好戏罢了。。。” 
桃矢点头表示同意,而可鲁则吃惊地张开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月这么评论库洛里多。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看月的表情他好像有点后悔说刚才的话。 
“这还真符合他的性格。。。”可鲁无奈地说,“整人可是他的专长。。。” 
就在月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时,事情突然发生了。  
中洲中央公园

风吹过我de脸庞,dai来的不shi如春风般的柔和,也不是如夏风般的闷热,而是刺骨的寒意。身旁的树上悬挂zhou几片枯黄的树叶,风无情的将它们吹下,落在冰冷的地上。

中洲中央公园:运用特殊 探究一搬

来自远方的朋友: 
你好! 
  请你不要奇怪我为什me写信的原因,那是因为一次看报纸上的作文,偶尔看到你写的那篇作文,真是写的太美了! 
我知道你叫蔡文季,可你还不认识我呢!我叫XXX,是浙江wen州育英小学的五年级学生。 
  说起外貌,眼睛还不算小,嘴巴也不大,身材嘛,you点偏瘦,个头不高不矮。人不可貌相,你再看看我的学习吧,其中语文是我的最爱,令我引以为傲的是我的作文,我的作文是在班里还算行的;
我的数学总是“差一点”;
绘画我也喜欢;
英语马马虎虎。 
  在报纸上我得知你住在北京,北京是个大城市,我 已经可以联想到那儿的繁华与美丽,可我也为自己的城市而感到骄傲。理由有三,一是因为百晓讲新闻的开头曲:“温州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风光。山岭爬爬有雁荡,冷水冰冰楠溪江。近便就有江心屿,洗浴泰顺氡泉烫。洞头渡假鱼钓爽,nan麓六月游儿忙。悠多地堂几略好,你讲嬉爽嬉勿爽?”家乡名著这么多,真令我骄傲! 
  二是我的家乡温州不但经济发达,而且景色秀美。文学家朱自清先生曾以潇洒的笔墨称赞过我men梅雨潭的绿。我的家乡很美,令我感到自豪! 
三是温州雁荡山和楠溪江都是国家级的风景区。雁荡山在你丰富想象力的造化。而楠溪江的水清秀婉美,在风和日丽的假日,籍一叶小舟,流连于山水之间,足以给人一种画中游的感觉。这么美的山山水水都来自我的家乡——温州!还不止呢!我们这里许许多多的山山水水,等你来参观。 
  如果你想在温州旅游的话,我很愿意当你的向导,虽然认识的地方不多,但总也知道到几个有名的地方。倘若你肚子饿了,没关系!温州小吃多的是,吃到你嘴软,有著名的矮人松糕,长人混沌,还有白蛇烧饼…… 
  听我介绍了那么多,想必你应该温州有所了解了吧?我想你如果去了我的故乡一定会喜欢上它的! 
祝:                             你的朋友:XXX 
学习进步!                         2010年3月13日中洲中央公园sha--  
  秋叶飘落在大地爷爷de背上 
  为爷爷换上秋装 
  就像铺上了金黄的毯子 
  包裹zhou爷爷微han的身躯 
  点骤着一季的丰硕 
  沙-- 
  秋叶飘落在小河姐姐的怀抱里 
  远远望去 
  像一艘艘金黄的小船 
  载满了对丰收的祈盼 
  流向远方 
  沙-- 
  调皮的秋叶告别了枝 
  飘落到我的脸上 
  淡淡的清香 
  环绕着我的四周 
  馨香了我的心灵 
  沙-- 
  涮狼的秋feng也来凑热闹 
  带领秋叶们跳起“秋之颂” 
  舞姿摇曳 
  带着对秋天的依恋 
  舞向天标 
  沙沙沙--

中洲中央公园:我们学会了做比萨

夜深人静,伸手不见五zhi。在这静谧de环境中,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就连膀大腰粗的拇指,身材苗条的无名指,也先后走进了梦的国度。可是小拇指、中指、食指,它们丝毫没有睡意。聚在一起,商量着军事机密,到底谁wei小主人付出最多。说是商量,其实也就是吵架。第一场世界大辩论就从这里开始…… 
  瘦弱的小拇指先发话:“我说呀,为小主人付出最大的人非我莫属。在寒冷的严冬里,我冻得像根儿小萝卜似的。当小主人弹钢琴的时候,我不得不和冰冷的琴键“拥抱”,那种钻心的痛,可难受了。” 
  小拇指的话还没说完,中指就反驳道:“不对,不对!付出最多的应该是我。大拇指和食指紧握笔杆写字的时候,我要弓着腰配合它们。俺的脖子都快残疾了,要是换上你们,行吗?” 
  一直沉默的食指,终于开口发话了:“依我看,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刚才中指说得很对,我和大拇指写字,一写就是几个钟头。我被累得不是这酸,就是那痛。要是换上你们,恐怕都得累趴下了!” 
  就在这时,蓝鼻子小精灵飞了过来。看到这场争论,便劝它们说:“你们三个都不要吵了,五个指头兄弟应该qi心协力为小主人服务,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就吵架呢!”它们三个人听了,都惭愧地低下了头。 
  从此以后,它们更加尽职尽责地为小主人服务,五个指头也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秋风的味道,夸夸我们的女文人:二年级作文大全200字,探究初中数学课堂培养学生发散性思维的有效方法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