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X2.0架构强大势入驻GAMEMAX英公机箱

劲舞团弄115整顿个歌曲快度谢谢

凤眼菩提子:《叁国帮英传壹统天下》战微玩转国度体系

2019年10月18日 00:58

那个2009年,我men曾走过,也留下了太多太多……you微笑,有流泪,有开心,有悲哀,我们已经走过了许多的岁月,现zai我们迎来的,是新的2010年,我——虞**(紫星),在这先给大家拜年……                       
                   ——《girl diary》 
  2009年,真是一个值得留恋回味的一年,太多的美好瞬间,总是转瞬即逝,让人把握不住,灵魂,是否还留在那年?? 
  我想,那瞬间,是世上最最宝贵的,是用金钱买不来的,每当美好的shi物或日子飞速逝去,我总会暗zi伤心,龚自珍说过:“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hua。”落红与时光一样,都是可惜的逝去的美好,之所以我不能像龚自珍做得那般豁达,是因为我觉得美好即逝,是件令人流泪,悲哀的事,我痛心…… 
  可是,旧年过去,新年又来,旧花凋零,新花又绽,这不很美好吗?? 
  我觉得我也要试着放开一点,新年逝,快乐来,我祝愿大家平安如意,开开心心!! 
  黄**,这些话是写给你的,你呀,总是能写出一点点的好文章,跟你做朋友,我觉得生活很热闹,很精彩,不过,你可要知道一点,就是,不准再叫我死鱼!!不过,我会一直叫你黄狗。现在,新年也来过了,还没有说一些祝词,那就现在敬上: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天天开朗,快乐无比!你是不是特感激我?其实呀,我知道你很感激我,那你就留言我,我随时恭候哦!!!!! 
(现在是献给大家的):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所以,也不会说太多的话,那就说:“祝愿大家,心想事成,开心如意!”我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虽然有些晚】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创作,一起兴建更热闹的小荷大家庭!!! 
  所有的朋友,要记得你们是我永远的朋友! 
                   ——《happy New Year》

主要人物表 
  
苏珊娜:女,十三sui,有一头咖啡色的卷发,碧波荡漾的大眼睛,是传说中的光灵圣,擅长光灵魔法。 
蒙琪:女,十五岁,一头火红色的短发,稳重,孤僻,独来独往,是亡灵盟会的盟主,也是亡灵圣,擅长亡灵魔法。 
越筱妮:女,十四岁,紫色的长发,活泼开朗,是越黎的后人,是圣灵圣,擅长圣灵魔法。 
越筱杰:男,十八岁,一头蓬乱的黄褐色短发,武功高强,擅长各类魔法,是越筱妮的哥哥,后来bei邪恶之洲的恶魔雄天基控制。 
启天长老:男,八十八岁,圣灵族的长老,是智慧、魔法都超强的高手,也是越筱妮、越筱杰的爷爷。 
雄天基:邪恶之洲的恶魔,擅长黑伦魔法。狡猾,心狠手辣,控制了越筱杰。 
佳燕:亡灵族的领袖。 
佳妮:佳燕的妹妹,光灵族的领袖。 
寒宵:侠客,行侠仗义,经常暗中帮助苏珊娜他们,后来他的神秘身份被揭晓。 
玄天:就是那个被诅咒的亡灵,也是雄天基的手下。 
暗黑伦:暗黑军团的领袖。 
越黎:是曾经打败过雄天基的人。 
 故事简介:圣灵族、光灵族和亡灵族生活在光明之洲上。一天,一个亡灵族的人忽然发疯了,在杀死了许多亡灵族的人后,他逃向了邪恶之洲,投奔了雄天基。er佳燕查出这个人是被诅咒的,如果和雄天基合体,会使天下大乱,而唯一的办法就是zhao到亡灵圣、光灵圣、圣灵圣(简称三灵圣)打败雄天基,并把它封印起来。于是,一段漫长的故事开始了…… 
 xi嘻,如果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留言,我会加分的!凤眼菩提子

放下电话,我和ma妈继续欣shang我de作文。“嗯,不错,下次要继续努力。”妈妈一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鼓励我,我坐在妈妈怀里笑嘻嘻地dui着电nao不停地点头。此时的我啊,快乐与兴奋就像两个可爱的小精灵一样,在我眼前唱着美妙的歌曲,跳着欢快的舞蹈。“噢,宝贝,你踩着我的脚了!”我看着妈妈脚背上的两只小脚丫子,dui着妈妈眨眨眼睛,变换着花样做可爱样。

你纯真得就像一朵刚开出的莲花,几乎有一种bu谙世事的mei,也难怪荷西如此深爱着你。你偷看沙漠中的人们洗澡,却禁不住心中的惊讶叫出声来而被人们发现,第二天,当有个当地人来你jia说起这件事,你像孩子一般装作无辜的模样躲zai了一bian。

凤眼菩提子第七章:最终对决 
  飞船起飞没多一会儿jiu来dao了克洛斯星上空,穿过棉花团一样的浓雾,飞船稳稳的降落在克洛斯平原上。舱门打开了,惊雷第一个钻了出来,本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是刚一吸气他却差点吐了出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腐烂尸体的恶臭味。他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zhou,吃惊的发现克洛斯星竟然在几天之内从天堂变成羢huo赜?-----地上到处散落着精灵的尸体,有的刚刚死去,有的开始腐烂,还有的已经烂的看不出是什么精灵了。这时侠客从驾驶舱出来,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拿出一个类似计算器的东西,对着四周扫了一下说道:“这里大约有几十万只精灵的尸体,但是应该还有大约百分之九十不在这里。也就是说,这里只有十分之一。”“什么?只有十分之一?!”雷伊们感到十分震惊,他们议论纷纷。“嗯”侠客点了点头,不再嬉皮笑脸的了。“所以能不能救活他们就全看你们的了。”他的口气变得有些像船长 。雷伊们不再议论,他们自动排成方阵,由惊雷率领着,绕过一只又一只精灵的尸体,整齐的走向克洛斯沼泽。“去吧,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的!”侠客在后面大声说。 
  尽管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可是沼泽内的景象还是让他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除了扑鼻而来的腐臭味和堆积成山的尸体,周围奇形怪状的植物在雾中若隐若现,仿佛无数妖魔鬼怪正在围拢过来,风一吹,它们就发出“嗞咔嗞咔”的怪响,听起来就像qie路尔在阴笑。雷伊们感到十分害怕,恐惧笼罩着他们,他们的步伐开始有些乱了。但是很快,他们又调整了过来,可心中还是觉得没底,速度越发变慢了。惊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听着植物的嗞咔声和脚底枯木的咯吱声,他感到胆战心惊,任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落下,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脚下像坠了一座大山,根本迈不开步。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简直就像三个世纪,雷伊的队伍终于完全停下了。 
  没有了脚步声和枯木的咯吱声,周围呜呜的风声和植物的嗞咔声就变得更大了。雷伊们不知道,这正是厄运来临的征兆。因为在他们脚下,克洛斯星的深处,一股强大的精灵信号正蠢蠢欲动。 
  突然间,风停了,整个克洛斯星陷入了寂静之中,但那仅仅是一瞬间。紧接着,伴随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克洛斯星像遭遇了地震一样剧烈的晃荡起来。这时,从沼泽里冲出一只巨大的精灵,那正是切路尔。他的嘴里叼着一只刚刚死去的布鲁克克,左前爪抓着一只没了下半身的阿克西亚,右前爪抓着一只血淋淋的柯蓝,浑身粘满了泥浆。它因为吃掉了很多精灵而变得更加残暴,双眼由原来的棕黑色变成了血红色,又长又尖的指甲向下滴着鲜血,皮毛上粘满了血点,一颗颗利剑般的獠牙藏在深不见底的血盆大口中,甚至都能看见它褐色的血液在墨绿色的血管中流动。 
  见到雷伊们,它似乎很恼怒,它仰起头,一张嘴,就把布鲁克克吞入了肚中。接着,它把柯蓝和阿克西亚砸向雷伊们,但被雷伊们躲开了。它愤怒了。只见它仰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大吼起来,那吼声响彻宇宙,把周围的植物连根拔起,精灵的尸体都飞向了空中,震得沼泽中的泥浆都翻滚起来。惊雷站在队伍最前面,切路尔的吼声几乎要把他掀到天上去,他只好死死抓着地面,以免自己被震飞。可没过多一会儿,他就感到全身疼痛难忍,切路尔的叫声好像要刺穿他的身体一样。他忍着疼左右看了看,别的雷伊也是一样。过了大约一分钟,切路尔终于不吼了,惊雷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脑袋里像有一窝蜜蜂一样嗡嗡作响。他想爬起来,可是手脚不听使唤,稍微一动全身就像针扎一样疼痛,他只好软绵绵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见雷伊们全都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切路尔狂笑起来,它从身体里放出许多黑影,黑影个个手持武器,朝雷伊们冲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惊雷不知怎么竟从地上跳了起来,用了一个万丈光芒,把黑影全部打退了。然后,别的雷伊也都相继爬了起来。见自己的招数使用失败了,切路尔十分恼火,它咆哮着朝惊雷俯冲过来,伸出利爪抓向惊雷,惊雷躲闪不及,被打翻在地。它乘机把惊雷压在地上,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向惊雷。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雷响,切路尔背上鲜血飞溅,它大声嚎叫着,都要把惊雷的耳朵震聋了。它的嘴角流出了血,后背上一片血肉模糊,原来是雷伊们在情急之下同时用了瞬雷天闪,300万伏特的电压同时打在它的身上,它却没死,只是减了四分之一的体力。它放开惊雷飞回空中,背上滴答滴答地流着血,样子十分恐怖。它飞在空中,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瞪着地上的雷伊,就这样对峙着,真正的决战终于开始了。 
  切路尔飞在空中的身体有些颤抖,雷伊们甚至能看到它眼中的火光在闪动。雷伊们自然也不敢怠慢,他们个个肃立不动,静静的等待着切路尔发起进攻。终于,切路尔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了微小的变化,随即猛地从半空俯冲下来,惊雷早料到它会来这一手,雷伊们的队伍立刻横向分成两半,一半向后撤退,吸引切路尔的注意,另一半则飞快的绕到切路尔的背后,前后夹击,切路尔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体力了。它愤怒到了极点,爪子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竟然形成了一个黑洞!只见从黑洞中飞出无数的藤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雷伊们冲去。有的雷伊躲闪不及,被藤蔓缠住,立刻失去了战斗能力,被拖入黑洞中;
还有的雷伊被藤蔓触到,虽然没有死,却中了毒,而且减掉了许多体力…。。惊雷和几个同伴尽力躲避着藤蔓,却发现藤蔓变得越来越多。“怎么办啊?藤蔓越来越多了!”一只叫雷厉的雷伊叫道。“是啊,惊雷你倒是想想办法呀!”一只叫闪电的雷伊也催促着,他以前认识惊雷。“你们…。都让我想,你们自己…。也动动脑子不行吗?”惊雷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都快倒在地上了。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在尽量想办法。突然,他发现切路尔的体力在不断减少“难道说…。?”惊雷思考着,却没注意一根藤蔓已悄悄伸过来了。“哈!我明白了!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马上就不……啊!”话未说完,惊雷感觉胳膊一紧,随即瘫倒在了地上。“呀,惊雷,你怎么了,惊雷?”闪电慌忙跑过去,一个白光刃砍断了藤蔓,把惊雷从地上扶了起来。“快,快!闪电,你让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做出的黑洞是要以它的体力为代价的…。。咳咳,它马上就不行了…。”“好了惊雷,你不要再说了,保存好体力,我去告诉大家,战斗还没结束那。”不等惊雷说完,闪电就打断了他。就在这时,藤蔓渐渐少了,黑洞不断缩小,最后终于消失在了空中。 
  而此时,雷伊的数量也所剩无几,大部分都被拉入了黑洞里,就算活下来的也都中了毒,总之是死的死伤的伤,雷伊们也没占多大便宜。 
  切路尔还剩下88点体力值,而雷伊们的体力加起来也不到97点,但因为他们是精灵,和一般的生命体不一样,所以状态还是很好。切路尔和雷伊们对峙着,准备拼个你死我活。 
  切路尔眯着眼,试图找出雷伊们的破绽,雷伊们也严阵以待,时刻准备反击。突然,切路尔全身发力,一阵龙卷风卷向雷伊们,雷伊们全都避开了。可谁知,龙卷风又卷了回来,这次雷伊们没有防备,被龙卷风击中,又倒下三个。现在只有惊雷和闪电活着了。而切路尔也大口喘着粗气,暂时没有了进攻的能力。 
“闪电…”惊雷附在闪电耳边说“你速度快,待会儿你假装逃跑,先把它引出去,然后我躲在暗处,等你把它再引回来时,咱们一起用瞬雷天闪,知道了吗?”“行,就这么办。”闪电和惊雷对视了一下,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们转过身,闪电对惊雷说:“惊雷,你先在这里拖着切路尔,我去把驴子和猪找来。”“找它们来干什么?”惊雷假装吃惊的说。“拿它们来和切路尔比比谁更笨,更丑,更弱呀!”闪电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瞄着切路尔。切路尔果然中计了,它愤怒的咆哮着扑向闪电,闪电灵巧的避开,一边大声嘲笑切路尔,一边撒腿跑出克洛斯沼泽。切路尔紧追出去,路过惊雷旁边时就像没看见他一样,径直从他身旁飞了过去。 
 “躲在哪好呢?”惊雷暗自琢磨着。忽然,他发现了克洛斯花后面的一块岩石。“哈哈~~那倒是个好地方!”他跑过去,在路过克洛斯林间的入口时,他无意间朝里面看了一眼,一下子,他的表情凝固了,定定的站在原地。与此同时,闪电也跑了进来,见到惊雷还呆在外面,他赶忙冲过去,焦急的对他说:“惊雷!你怎么还在外面?切路尔都回来了!”这么一叫,惊雷才回过神来,可是已经迟了。切路尔飞进来,霎时间明白了他们的计策,它狂吼着挡在克洛斯林间的入口处,用威胁的目光逼视着他们,吓得他们连连后退。“怎么办?”闪电用颤抖的有些变的声音悄悄问惊雷。惊雷也被吓得够呛,他的双腿在战粟,牙齿也有些打颤,但他还是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说:“直接进攻!”一声令下,两道闪电同时飞起,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切路尔的脊柱,只听“咔嘣”一声,切路尔的脊柱从柱节处断成了两段!“嗷……~~”切路尔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它猛地抬起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窒息般的疼痛让它失去了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切路尔一个绝地突击打向惊雷。这个攻击太突然,再加上体力透支,惊雷已经无法闪避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闪过,挡在了惊雷面前,随着一声物体被击中的闷响,闪电倒在了惊雷的怀里。一瞬间泪水充满了惊雷的眼眶,闪电轻轻的对他说:“别难过,惊雷,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我相信,下辈子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我们还一起玩耍,一起升级,一起野餐,你说好不好?”惊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任凭泪水洒落在闪电身上,用力的点着头。闪电笑了一下,手臂悄然滑出惊雷的手掌垂了下去……。。 
  “闪电……。”惊雷感到天昏地暗,灵魂似乎已经飘出了体外。“闪电…。。”他呢喃着,慢慢放下闪电的尸体,站起来着了魔一般直直的盯着切路尔。他握紧拳头,感到心中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烤得他痛苦难忍,全身发热,内心一种想杀人的冲动难以遏制。陡然间惊雷猛冲过去,对着切路尔发出了疯狂的攻击,可能是因为过于愤怒,竟然一招都没打中。切路尔在躲闪中得到了喘息,乘着惊雷喘气的功夫又发出了一招绝地突击,虽然没有致命,也把惊雷震飞昏了过去。 
昏迷中,惊雷恍恍惚惚看见慕容雪颜和菲花(慕容雪颜的布布花),粉凝(波克尔)还有闪电站在切路尔跟前,切路尔狂笑着按了左边地上的一个按钮,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大洞,他们来不及逃跑,都掉了进去,再没爬上来。惊雷想去救他们,却发现自己正被铁链绑在柱子上。他奋力挣扎喊叫,可都无济于事。他用尽全身力气猛踢一脚,把自己踢醒了,睁开眼发现切路尔正要飞走。不知怎么,他眼前浮现出慕容雪颜的笑容,顾不上身上的伤,他用力站起来冲向了切路尔。切路尔被吓了一跳,迟疑了一秒钟,惊雷就乘这时拼尽全力打出了一招惊雷切,一道闪电穿破浓雾,直直的劈在切路尔身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切路尔重重的摔在地上,而惊雷也体力透支倒了下去,过了好半天,切路尔先回过神来,摇晃着站起身,用血红的眼睛瞪着惊雷,它被彻底激怒了。 
讨论场景: 
播音员:惊雷的命运会怎样?他究竟能不能战胜切路尔呢?请看下集! 
观众:你太卑鄙了! 
作者:播音员,你报错了。是下章! 
观众+播音员:“囧”

凤眼菩提子:操盘必读|两融扩容首日吸金逾佰亿!鸡苗标价父亲上涨,民和股份业绩急增46倍

第七章:最终对决 
  飞船起飞没多一会儿就来到了克洛斯星上空,穿过棉花团一样的浓雾,飞船稳稳的降落在克洛斯平原上。舱门打开了,惊雷第一个钻了出来,本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是刚一吸气他却差点吐了出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腐烂尸体的恶臭味。他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吃惊的发现克洛斯星竟然在几天之内从天堂bian成了地狱------地上到处散落着精灵的尸体,有的刚刚死去,有的开始腐烂,还有的已经烂的看不出是什么精灵了。这时侠客从驾驶舱出来,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拿出一个类似计算器的东西,对着四周扫了一下说道:“这里大约有几十万只精灵的尸体,但是应该还有大约百分之九十不在这里。也就是说,这里只有十分之一。”“什么?只有十分之一?!”雷伊们感到十分震惊,他们议论纷纷。“嗯”侠客点了点头,不再嬉皮笑脸的了。“所以能不能救活他们就全看你们的了。”他的口气变得有些像船长 。雷伊们不再议论,他们自动排成方阵,由惊雷率领着,绕过一只又一只精灵的尸体,整齐的走向克洛斯沼泽。“去吧,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的!”侠客在后面大声说。 
  尽管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可是沼泽内的景象还是让他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除了扑鼻而来的腐臭味和堆积成山的尸体,周围奇形怪状的植物在雾中若隐若现,仿佛无数妖魔鬼怪正在围拢过来,风一吹,它们就发出“嗞咔嗞咔”的怪响,听起来就像qie路尔在阴笑。雷伊们感到十分害怕,恐惧笼罩着他们,他们的步伐开始有些乱了。但是很快,他们又调整了过来,可心中还是觉得没底,速度越发变慢了。惊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听着植物的嗞咔声和脚底枯木的咯吱声,他感到胆战心惊,任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落下,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脚下像坠了一座大山,根本迈不开步。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简直就像三个世纪,雷伊的队伍终于完全停下了。 
  没有了脚步声和枯木的咯吱声,周围呜呜的风声和植物的嗞咔声就变得更大了。雷伊们不知道,这正是厄运来临的征兆。因为在他们脚下,克洛斯星的深处,一股强大的精灵信号正蠢蠢欲动。 
  突然间,风停了,整个克洛斯星陷入了寂静之中,但那仅仅是一瞬间。紧接着,伴sui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克洛斯星像遭遇了地震一样剧烈的晃荡起来。这时,从沼泽里冲出一只巨大的精灵,那正是切路尔。他的嘴里叼着一只刚刚死去的布鲁克克,左前爪抓着一只没了下半身的阿克西亚,右前爪抓着一只血淋淋的柯蓝,浑身粘满了泥浆。它因为吃掉了很多精灵而变得更加残暴,双眼由原来的棕黑色变成了血红色,又长又尖的指甲向下滴着鲜血,皮毛上粘满了血点,一颗颗利剑般的獠牙藏在深不见底的血盆大口中,甚至都能看见它褐色的血液在墨绿色的血管中流动。 
  见到雷伊们,它似乎很恼怒,它仰起头,一张嘴,就把布鲁克克吞入了肚中。接着,它把柯蓝和阿克西亚砸向雷伊们,但被雷伊们躲开了。它愤怒了。只见它仰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大吼起来,那吼声响彻宇宙,把周围的植物连根拔起,精灵的尸体都飞向了空中,震得沼泽中的泥浆都翻滚起来。惊雷站在队伍最前面,切路尔的吼声几乎要把他掀到天上去,他只好死死抓着地面,以免自己被震飞。可没过多一会儿,他就感到全身疼痛难忍,切路尔的叫声好像要刺穿他的身体一样。他忍着疼左右看了看,别的雷伊也是一样。过了大约一分钟,切路尔终于不吼了,惊雷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脑袋里像有一窝蜜蜂一样嗡嗡作响。他想爬起来,可是手脚不听使唤,稍微一动全身就像针扎一样疼痛,他只好软绵绵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见雷伊们全都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切路尔狂笑起来,它从身体里放出许多黑影,黑影个个手持武器,朝雷伊们冲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惊雷不知怎么竟从地上跳了起来,用了一个万丈光芒,把黑影全部打退了。然后,别的雷伊也都相继爬了起来。见自己的招数使用失败了,切路尔十分恼火,它咆哮着朝惊雷俯冲过来,伸出利爪抓向惊雷,惊雷躲闪不及,被打翻在地。它乘机把惊雷压在地上,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向惊雷。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雷响,切路尔背上鲜血飞溅,它大声嚎叫着,都要把惊雷的耳朵震聋了。它的嘴角流出了血,后背上一片血肉模糊,原来是雷伊们在情急之下同时用了瞬雷天闪,300万伏特的电压同时打在它的身上,它却没死,只是减了四分之一的体力。它放开惊雷飞回空中,背上滴答滴答地流着血,样子十分恐怖。它飞在空中,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瞪着地上的雷伊,就这样对峙着,真正的决战终于开始了。 
  切路尔飞在空中的身体有些颤抖,雷伊们甚至能看到它眼中的火光在闪动。雷伊们自然也不敢怠慢,他们个个肃立不动,静静的等待着切路尔发起进gong。终于,切路尔的眼神在一瞬间有了微小的变化,随即猛地从半空俯冲下来,惊雷早料到它会来这一手,雷伊们的队伍立刻横向分成两半,一半向后撤退,吸引切路尔的注意,另一半则飞快的绕到切路尔的背后,前后夹击,切路尔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体力了。它愤怒到了极点,爪子在空中胡乱的挥舞着,竟然形成了一个黑洞!只见从黑洞中飞出无数的藤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雷伊们冲去。有的雷伊躲闪不及,被藤蔓缠住,立刻失去了战斗能力,被拖入黑洞中;
还有的雷伊被藤蔓触到,虽然没有死,却中了毒,而且减掉了许多体力…。。惊雷和几个同伴尽力躲避着藤蔓,却发现藤蔓变得越来越多。“怎么办啊?藤蔓越来越多了!”一只叫雷厉的雷伊叫道。“是啊,惊雷你倒是想想办法呀!”一只叫闪电的雷伊也催促着,他以前认识惊雷。“你们…。都让我想,你们自己…。也动动脑子不行吗?”惊雷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都快倒在地上了。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在尽量想办法。突然,他发现切路尔的体力在不断减少“难道说…。?”惊雷思考着,却没注意一根藤蔓已悄悄伸过来了。“哈!我明白了!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马上就不……啊!”话未说完,惊雷感觉胳膊一紧,随即瘫倒在了地上。“呀,惊雷,你怎么了,惊雷?”闪电慌忙跑过去,一个白光刃砍断了藤蔓,把惊雷从地上扶了起来。“快,快!闪电,你让大家再撑一会儿,切路尔做出的黑洞是要以它的体力为代价的…。。咳咳,它马上就不行了…。”“好了惊雷,你不要再说了,保存好体力,我去告诉大家,战斗还没结束那。”不等惊雷说完,闪电就打断了他。就在这时,藤蔓渐渐少了,黑洞不断缩小,最后终于消失在了空中。 
  而此时,雷伊的数量也所剩无几,大部分都被拉入了黑洞里,就算活下来的也都中了毒,总之是死的死伤的伤,雷伊们也没占多大便宜。 
  切路尔还剩下88点体力值,而雷伊们的体力加起来也不到97点,但因为他们是精灵,和一般的生命体不一样,所以状态还是很好。切路尔和雷伊们对峙着,准备拼个你死我活。 
  切路尔眯着眼,试图找出雷伊们的破绽,雷伊们也严阵以待,时刻准备反击。突然,切路尔全身发力,一阵龙卷风卷向雷伊们,雷伊们全都避开了。可谁知,龙卷风又卷了回来,这次雷伊们没有防备,被龙卷风击中,又倒下三个。现在只有惊雷和闪电活着了。而切路尔也大口喘着粗气,暂时没有了进攻的能力。 
“闪电…”惊雷附在闪电耳边说“你速度快,待会儿你假装逃跑,先把它引出去,然后我躲在暗处,等你把它再引回来时,咱们一起用瞬雷天闪,知道了吗?”“行,就这么办。”闪电和惊雷对视了一下,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们转过身,闪电对惊雷说:“惊雷,你先在这里拖着切路尔,我去把驴子和猪找来。”“找它们来干什么?”惊雷假装吃惊的说。“拿它们来和切路尔比比谁更笨,更丑,更弱呀!”闪电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瞄着切路尔。切路尔果然中计了,它愤怒的咆哮着扑向闪电,闪电灵巧的避开,一边大声嘲笑切路尔,一边撒腿跑出克洛斯沼泽。切路尔紧追出去,路过惊雷旁边时就像没看见他一样,径直从他身旁飞了过去。 
 “躲在哪好呢?”惊雷暗自琢磨着。忽然,他发现了克洛斯花后面的一块岩石。“哈哈~~那倒是个好地方!”他跑过去,在路过克洛斯林间的入口时,他无意间朝里面看了一眼,一下子,他的表情凝固了,定定的站在原地。与此同时,闪电也跑了进来,见到惊雷还呆在外面,他赶忙冲过去,焦急的对他说:“惊雷!你怎么还在外面?切路尔都回来了!”这么一叫,惊雷才回过神来,可是已经迟了。切路尔飞进来,霎时间明白了他们的计策,它狂吼着挡在克洛斯林间的入口处,用威胁的目光逼视着他们,吓得他们连连后退。“怎么办?”闪电用颤抖的有些变的声音悄悄问惊雷。惊雷也被吓得够呛,他的双腿在战粟,牙齿也有些打颤,但他还是咬了咬牙,斩钉截铁的说:“直接进攻!”一声令下,两道闪电同时飞起,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切路尔的脊柱,只听“咔嘣”一声,切路尔的脊柱从柱节处断成了两段!“嗷……~~”切路尔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它猛地抬起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窒息般的疼痛让它失去了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切路尔一个绝地突击打向惊雷。这个攻击太突然,再加上体力透支,惊雷已经无法闪避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闪过,挡在了惊雷面前,随着一声物体被击中的闷响,闪电倒在了惊雷的怀里。一瞬间泪水充满了惊雷的眼眶,闪电轻轻的对他说:“别难过,惊雷,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我相信,下辈子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我们还一起玩耍,一起升级,一起野餐,你说好不好?”惊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任凭泪水洒落在闪电身上,用力的点着头。闪电笑了一下,手臂悄然滑出惊雷的手掌垂了下去……。。 
  “闪电……。”惊雷感到天昏地暗,灵魂似乎已经飘出了体外。“闪电…。。”他呢喃着,慢慢放下闪电的尸体,站起来着了魔一般直直的盯着切路尔。他握紧拳头,感到心中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烤得他痛苦难忍,全身发热,内心一种想杀人的冲动难以遏制。陡然间惊雷猛冲过去,对着切路尔发出了疯狂的攻击,可能是因为过于愤怒,竟然一招都没打中。切路尔在躲闪中得到了喘息,乘着惊雷喘气的功夫又发出了一招绝地突击,虽然没有致命,也把惊雷震飞昏了过去。 
昏迷中,惊雷恍恍惚惚看见慕容雪颜和菲花(慕容雪颜的布布花),粉凝(波克尔)还有闪电站在切路尔跟前,切路尔狂笑着按了左边地上的一个按钮,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大洞,他们来不及逃跑,都掉了进去,再没爬上来。惊雷想去救他们,却发现自己正被铁链绑在柱子上。他奋力挣扎喊叫,可都无济于事。他用尽全身力气猛踢一脚,把自己踢醒了,睁开眼发现切路尔正要飞走。不知怎么,他眼前浮现出慕容雪颜的笑容,顾不上身上的伤,他用力站起来冲向了切路尔。切路尔被吓了一跳,迟疑了一秒钟,惊雷就乘这时拼尽全力打出了一招惊雷切,一道闪电穿破浓雾,直直的劈在切路尔身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切路尔重重的摔在地上,而惊雷也体力透支倒了下去,过了好半天,切路尔先回过神来,摇晃着站起身,用血红的眼睛瞪着惊雷,它被彻底激怒了。 
讨论场景: 
播音员:惊雷的命运会怎样?他究竟能不能战胜切路尔呢?请看下集! 
观众:你太卑鄙了! 
作者:播音员,你报错了。是下章! 
观众+播音员:“囧”
凤眼菩提子

——tiji

第一章 国王的遗产是魔法世界的宝物 
  lulu公zhu的爸爸是国王,ta统治着整个国家。在露露十三岁时,她的父亲病死liao。这件事搞得整个国家乱了套,大家纷纷议论着、哭着。露露只是在默默地抽泣。国王的遗产就是:魔毯、水晶球、魔法地图和宝箱。“这全是魔法世界的的宝物。”露露觉得很奇怪,“爸爸怎么会有呢?”“孩子,”王后说,她是露露的母亲,“别xiang太多了。”“妈妈,这肯定是个谜。”露露说。读者们,露露猜对了,这是一个谜。 
  一天,露露和青青、帅帅、欢欢在讲话,这使露露想起了父亲的遗产。“你们听着哦,”露露说,“我爸爸的遗产全是魔法世界的宝物,明天六点,带好自己的东西,到朗朗公园集合。”“哦,这太怪了!”青青说。“露露,我觉得……”帅帅还没说完,上课铃响了。他们回教室了。凤眼菩提子大街上de灯笼还没有熄灭,过年的欢笑还挂在羉heng希碌膞ue期已经迈着轻盈的步伐向我走来,笑眯眯的看着我,像在问我:“新的一学期快到了,你有什么打算呀?” 
  首先,我要把以前好的学习方法坚持做下去,ke前认真预习,上课时认真听课,还要认真完成老师规定的作业。争取这一学期成绩更上一层楼。 
  其次,我要把上学期做得不太好的地方改掉,不再和同学打打闹闹,准时到校,积极参加体育锻炼。 
  第三,改掉胆小的毛病,不懂的问题大胆地向老师请教。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勤动手,多动脑,做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第四,争取新学期阅读两本以上的文学名著,计划为我国的《三国演义》和俄罗斯作家高尔基的作品《母亲》,开拓自己的思维,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 
  第五,和同学间做到tuan结友爱,互相帮助,互相关心,避免因一点点小问题而吵嘴。积极帮助成绩差的同学,维护我们班的集体荣誉。 
  第六,我还要做到谦虚jin慎,不骄不躁,虚心接受同学和老师的意见。 
  我满怀希望,我会认真努力,伴随新学期一起成长。 
  “书上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向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奋进吧!!

凤眼菩提子:扦花培训递送技艺备范宣讲保装置然——确立路分局岗坡阳光新城缓急政站道贺“叁八”国际休憩妇女节

第二天,我去看ma妈。我xiao着问妈妈tong不痛,她摇摇头。我qing轻地告诉妈妈:“妈妈,不要怕,huai有我呢……”妈妈笑liao。

凤眼菩提子

【篇jiu:bingweicuoguozuo文】

凤眼菩提子:国产RPG代表干之壹,输于仙剑系列,最末沦到不得不卖情怀

夜晚清风徐徐,窗bian的风铃诉shuo清潆的梦, 
           那点 点的繁星 ,           
             
  
           似流星banshan烁。   
            曾记否, 
            月光下的未来承诺,黑夜洞悉告别的结果, 
            悄悄的失落, 
            而我,相信下一秒, 
            我们仍是最好的朋友。

友情提示: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父亲马华裔杀妻儿子分尸案又庭审募化验师提提交多样证物,鼎革无量期探寻求无止境,室内楼梯风水剩意事项等,更多精彩童话故事尽在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