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负重负又触宗身!在皖全国人父亲代表顶京(图)

揭宗盖头,不到来中国载人航天重器邑在此雕刻男

丰田4500:地脊正西青铜落物馆开馆700件文物系缓急方追完

2019年11月13日 06:10


  上帝阅读着尘世的mei一个人,他把每个人当成一本书。厚的,还是薄的?通俗的、经典的,还是无聊的?书是自己写的。对人生的理解,对家庭的理解,对爱的理解,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思考。每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面孔后面,都有一段段的传奇经历,一段段的曲折故事,一段段的心路历程。每个人都在用生命撰写着自己的那本书,无论高贵或低贱,富有与贫穷,幸福或痛苦,就算只有自己一个读者,也值得每天抽出些时间来书写,总有一天你会发现zhe本书的价值。
  网络作家南航在《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中写道: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父母是我们的出版社,生日是我们的出版时间,身份证是我们的书号。老人是史书,军人是兵书,僧人是经书,多胞胎是丛书,离退休的是闲书,良朋挚友是参考书,那些以刺青、文身彩绘为时髦的青年人是图画书。如果你身高体胖,那是大开本,如果你小巧玲珑,那是袖珍本……每个人都是一本书,让坏人成为禁书,让好人成为畅销书。让我们用心研磨写好自己,因为我们的印数只有一册,因为每个人都是绝无仅有的孤本珍集。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有的跌宕起伏,充满传奇色彩,上帝不眨眼的读,爱不释手;有的人的故事平淡无奇,但他懂得用优美的句子来装饰,上帝倒也愿意瞧上两眼;有些人把自己的书记成了一本流水账,记成了一本枯燥的万年历,上帝没了兴趣,随手把它扔到一边。
  这个世界,有贵族,也有平民,有美人,也有残障者。有些人不停地抱怨上帝不公平,感叹自己生不逢时,命运多舛,龙游浅滩,虎落平阳,良马难觅伯乐……其实这些抱怨上帝充耳不闻。上帝只是个愿意看书的老头儿,他阅读着尘世的每一个人,你只有把自己的书写得精彩了,才能得到他的眷顾。
  
  素材运用:
  有时我们所提及的上帝,并非真zheng所谓的神冥。他可能就是一种世界、一个未来。当我们把自己的书写精彩了,也就无需所谓的眷顾了。
  话题拓展:谁在阅读你 我该是一本小说还是散文


  要shi由电工换一个烧坏的灯泡,需要几个人?
  答:只需一个人,可是当你找他的时候,却总是找bu到。
  要是由评论家更换呢?
  答:需要两个人。一个换灯泡,另一个则在pang边指手画脚地批评他。
  要是由一个父亲来更换呢?
  答:需要三个人。他会命令妻子扶凳子,儿子打手电筒。
  要是由诗人更换呢?
  答:需要四个人。一个咒骂黑暗,一个点亮蜡烛,一个在缅怀光明,一个换灯泡(不一定能完成)。
  要是由警察更换呢?
  答:需要五个人。一个负责封锁、保护现场,并拉响警报,一个登记备案,至少两个追查灯泡坏的原yin并设置警卫,剩下的一个更换灯泡。
  要是由官僚来更换呢?
  答:需要……我也不知道会需要多少个人。他们会让父亲带着妻子、儿子到管理部门陈述灯泡毁坏经过,并笔录备案,签字画押。然后他们会命令警察调查取证,核实灯泡毁坏缘由,对该事故做出fen析鉴定。电工须提供灯泡能自然烧毁的理论材料,及自己当初安装该灯泡时的布线图及详细操zuo过程,以证明自己操作正确规范,并就擅离职守写出书面检讨。
  最后,官僚们还要召开“领导碰头会”、“部门负责人分析讨论会”及“基层扩大会议”等三次会议来研究解决更换灯泡的问题,并将更换灯泡的具体安排以文件形式下达,层层落实:A负责将废灯泡回收,B批准关于购新灯泡的申请,L、D、E…若干人办理申请手续,R负责将请购单交给采购部门,S负责下达分派购买任务,T填写采购单,U验收灯泡,V报销发票,W检查督导……
  评论家也不会闲着,他们会就该事件发生的各个阶段做出评论、分析、预测——
  诗人也会很忙碌。他们会围绕着该事件,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撰写诗歌,或诅咒黑暗,或怒斥腐败,或赞美光明,或颂扬廉洁——总之,诗人们会将该事件推广普及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各个领域——
  那么,有没有人可以很痛快很敏捷很干净利落地一个人独立将烧坏的灯泡在最短时间里轻松地换掉呢?
  答:有——准女婿在未来的丈母娘家的时候!
  
  素材运用:
  这是一篇有趣的文章。作者从一个最简单不过的话题探讨人的社会行为。当然,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一种批判。社会就是人的综合,而社会的人及其行为,则由与他相关的各种社会因素所决定,尽管文中并没有探讨到这么复杂的程度,但这正是文章的高妙所在。换一个灯泡需要多少人,确实完全视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情况而定,但是这并不能简单地评价为某个或某种人的德行和作风,它本身有一种社会约束的潜规则,而这种东西个人往往难以打破。为什么文中涉及到的电工、评论家、父亲、诗人、警察、官僚、准女婿等不同身份的人在处理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上有这么大的差异?决定这种差异的因素是什么?难道仅仅是每个人的内因在起作用?简单来看,似乎都是这些人不对,但是如果仔细阅读,会发现每个不同身份的人在他的社会身份内处理问题的程序竟然是符合常规也就是一般操作规范的。比如写官僚的部分,而这种规范正是社会或者某种体制所给的。一种科学规范的社会机制,可以使人的生活工作轻松简单,而相反,一个不科学不合理的社会机制,别造成完全相反的结果。所以,作者在讽刺和批判中,间接地找到了其根本的社会所决定的不同个人的社会心理机制,也就是说,最终,作者批判的对象是社会,当然也直接讽刺了不同身份的人身上存在的缺点和毛病。
  话题拓展:办事效率
丰田4500

可是过了几天,you一双手伸进了我的书作文http://www.zuowen8.com包,偷偷摸摸把我fang在书包里的钱全部取走了。那是一个晚上,我huai睡得正香。第二天,我知道了这个消息,想:是谁?这心也太狠了,zen么一毛都不留下?

我想妈妈让我chi好吃的时候,应该也you现在我这样的心情,既馋又幸福。馋,是因为谁不想吃好吃的ya!幸福,是因为看到自ji所爱的人吃的那样的xiang甜可kou。

丰田4500
  2011年的情人节是个令无数球迷伤感的日子,因为zai这一天,足球世界中唯一的“外星人”选择了告别,带着数不清的进球和荣誉,带着满身的伤痛和惜别的热泪,罗纳尔多这个伟大的名字从此消失在职业足球的舞台上。
  从足球意义上来说,罗纳尔多是当之无愧的“外星人”,他在巴塞罗那队那次连过6人的惊世之作让见多识广的老罗布森都感慨道:“wo觉得他不属于我们这个星球,他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说罗纳尔多来自外星,那他也一定来自于一个属于足球的星球,他那火箭般的速度、超人般的爆发力、标志性的踩单车和钟摆式过人、千变万化但异常精准的射门、极富想象力的传球,你很难想象竟有一个能融合如此之多的综合素质并成功拿到世界杯冠军、世界足球先生等顶级荣誉之人。纵观国际足坛的顶级球星,我们可以找到“球王”贝利、马拉多纳,“足球皇帝”贝肯鲍尔、鲁梅尼格,“走在时间前面的”克鲁伊夫,但“外星人”却只有一个,仅此一个。
  在巴塞罗那、国际米兰和皇马的个人鼎盛时期,罗纳尔多那举世无双的爆发力和突破曾让多少后卫闻风丧胆,他们手脚并用连拉带铲都难以阻挡“外星人”前进的脚步。罗纳尔多甚至在对方禁区内被侵犯后都不屑用摔倒来赢得点球,而总是继续跌跌撞撞地冲向前去完成射门,急得老罗布森在场边亲自做出向前扑倒的动作来示意他应该倒下——在那个瞬间这名白发老师竟忘了,他是在用一个地球球员的通俗标准来要求一个“外星人”,假如罗纳尔多真像他的后辈C罗或有着魔兽般的身体素质的德罗巴一样喜欢寻求摔倒,那他就不叫“外星人”了,也不可能在年仅21岁时就成为最年轻的世界足球先生。
  资深的中国球迷会记得1994年美国世界杯上巴西队中那个最年轻的天才少年,仅仅18岁他就随队感受到了世界冠军的喜悦。而4年后的法兰西,这名已经风靡全球的光头射手先是率队一路攻无不克地打进决赛,却在关键战役前莫名地生病影响了状态,最终负于齐达内率领的高卢雄鸡,功亏一篑。
  然而外星人征服地球的雄心从未因此而停歇,2002年在韩日世界杯上,走出两次重伤阴影的罗纳尔多达到了事业的最高峰,他用8个进球(其中在决赛中独进两球)帮助巴西队第五次拿到世界杯冠军,而对土耳其队ban决赛中那记外脚背弹射的“灵犀一击”也令人叫绝。
  4年后梦想着率队再夺冠军的罗纳尔多未能如愿,在1/4决赛中巴西队被突发神威的齐达内打蒙,那也是“外星人”最后参加的一场世界杯比赛。
  在AC米兰,已经越来越发福的罗纳尔多变得更加成熟,他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大范围地奔跑,但总是及时出现在最关键的位置上;而最终回到巴西科林蒂安队之后,“外星人”则让人终有些英雄末路的感觉,而在职业生涯积累下来的伤病也令他终于选择了挂靴。
  罗纳尔多有许多经典的绰号,他是西甲的“外星人”,是意甲的“现象”“圣婴”,是维埃里眼中的“怪物”,是罗比尼奥戏称的“总统”,是卡洛斯眼中所有后卫要对付的“恐怖分子”。
  罗纳尔多也有不少浪漫,人们还记得1998年世界杯看台上那总是微笑着的苏珊娜和最终与他结婚的、那娇小可人的米兰妮吗?
  这个影响了多少球迷的“外星人”最终在一个浪漫而心碎的情人节回到了地面,此后,他也许将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在球场上的神奇将化成一个个生动的影像停留在球迷们的心中:人们会记得那个锐不可当、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神奇少年,会记得那个一笑就会露出两片豁牙的天才射手,会记得那个在世界杯上故意剃出的“阿福头”。
  也许多少年后球迷爸爸们在给年幼的孩子讲故事时,总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头:“在地球的足球场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外星人,他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唯一的外星人……”
  
  素材运用:
  罗纳尔多是个极具天赋的球员。他的球技出神入化,既有实用性又有观赏性,常给我们以无与伦比的艺术享受。他是巴西国家队的主力前锋,2002年世界杯上的最佳射手。职业生涯至今保持相当高的进球率是一部名副其实的进球机器,三次世界足球先生称号得主。
  如今“外星人”走了,带走了他的兔牙,他的“阿福”头……
  话题拓展:足球 球星

丰田4500:提交银施罗道德增利增强大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


  西方有位哲学家说过:尊重别人恒被尊重。这其实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却往往被人忽视。
  旅美学者刘墉20多年才懂得尊重时间。长期的讲学、交流和社会交往经历,让他明白:尊重时间就是在尊重别人,而只有尊重别人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不是吗?战国时期齐国的孟尝君,十分好客。手下门客三千,不分高低贵贱,都能成为他的座上宾。当穷愁潦倒的冯谖投奔到他门下时,三次提出过分的理由,孟尝君都予以满足;丝毫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被深深感动了的冯谖,从此非常敬重孟尝君,并为孟尝君赢得民众爱戴奠定了雄厚的基础。三国时期的刘备,为表示对诸葛亮的尊重,三顾茅庐而不言弃,终于赢得了诸葛亮的尊重,并为他建立蜀汉政权、奠定三国鼎立的局面立下汗马功劳。
  尊重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双赢的智慧。
  当项羽孤高自傲,因不懂得尊重人才而一步步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中时,刘邦却正在为自己赢得了诸多能征善战的将士而偷笑;当隋炀帝暴戾恣睢,因不懂得珍惜人民而一步步走向灭亡的时候,李渊李世民父子却正在为他们赢得人民的拥戴而窥视朝堂呢。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你尊重了别人,别人就会以最好的方式来尊重你,回报你;你践踏别人就会以最恶意的方式来报复你。
  —声“再见”,一个微笑,一次握手,你做了,就是对别人的尊重。不要觉得这是微不足道的。尊重的魅力往往就蕴含在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中。
  屠格涅夫在他的《兄弟》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出门遇到了一个乞讨者,向“我”讨要卢布。“我”掏遍全身所有的口袋,没有找到一个子儿,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便上前握住乞讨者的手说:“对不起,兄弟,今天出门,我忘记带钱了。”谁知,那位乞讨者万分感动:“没关系,这是最好的馈赠啊!”
  仅仅是一个握手,“我”赢得了莫大的荣誉,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尊重。
  今天你赢得尊重了吗?
  
  素材yun用:
  这篇wen章针对“尊重与双赢”的话题,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论题:尊重别人也是在尊重自己,这是一种双赢的智慧。文章开始引用刘墉尊重时间为论点的提出营造了一个全新的氛围。然后从对素材的分析到对历史事件的诠释再到对屠格涅夫故事的引用,全面深刻地论述了论题。虽为议论文,却写得一波三折,摇曳多姿。结尾因疑生问,jia然而止,余韵绵绵。
  话题拓展:尊重 双赢的智慧
丰田4500
  十岁之前相信dehen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得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chen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砂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
  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仿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素材运用:
  关乎信仰,关乎性格,关乎机遇……认知就在一刹那间天翻地覆,然而一刹间却是曲折而漫长的心路,在相信与不相信之间,那转折的深度令人沉吟。
  话题拓展:思想的深度


  十九年前,父亲搀扶着我第一次走进那病房。那时我还能走,走得艰难,走得让人伤心jiu是了。当时我有过一个决心:要么好,要么死,一定不再这样走出来。
  正是晌午,病房里除了病人的微鼾,便是护士们轻极了的脚步,满目洁白,阳光中飘浮着药水的味道,如同信徒走进了庙宇,我感觉到了希望。一位女大夫把我引进病室。她贴进我的耳朵轻轻柔柔地问:“午饭吃了没?”我说:“您说我的病还能好吗?”她笑了笑。记不得她怎样回答了,单记得她说了一句什么之后,父亲的愁眉也略略地舒展。女大夫步履轻盈地走后,我永远留住了一个偏见:女人是最应该当大夫的,白大褂是她们最优雅的服装。
  那天恰是我二十一岁生日的第二天。我对医学对命运都还未及了解,不知道病出在脊髓上将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我舒心地躺下来睡了个好觉。心想:十天,一个月,好吧,就算是三个月,然后我就又能是原来的样子了。和我一起插队的同学来看我时,也都这样想,他们给我带来很多书。……
  我能住到七号来,事实上是因为大夫护士们都同情我。因为我还这么年轻,因为我是自费医疗,因为大夫护士都已明白我这病的前景极为不妙,还因为我爱读书——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大夫护士们尤为喜爱一个爱读书的孩子。他们都还把我当孩子。他们的孩子有不少也在插队。护士长好几次在我母亲面前夸我,最后总是说:“唉,这孩子……”这一声叹,暴露了当代医学的爱莫能助。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帮助我,只能让我住得好一点,安静些,读读书吧——他们可能是想,说不定书中能有“这孩子”一条路。
  可我已经没了读书的兴致。整日躺在床上,听各种脚步从门外走过;希望他们停下来,推门进来,又希望他们千万别停,走过去走你们的路去别来烦我。心里荒荒凉凉地祈祷:上帝如果你不收我回去,就把能走路的腿也给我留下!我确曾在没人的时候双手合十,出声地向神灵许过愿。多年以后才听一位无名的哲人说过:危卧病榻,难有无神论者。如今来想,有神无神并不值得争论,但在命运的混沌之点,人自然会忽略着科学,向虚冥之中寄托一份虔敬的祈盼。正如迄今人类最美好的向往也都没有实际的验zheng,但那向往并不因此消灭。主管大夫每天来查房,每天都在我的床前停留得最久:“好吧,别急。”按规矩主任每星期查一次房,可是几位主任时常都来看看我:“感觉怎么样?嗯,一定别着急。”有那么些天全科的大夫都来看我,八小时以内或以外,单独来或者结队来,检查一番各抒主张,然后都对我说:“别着急,好吗?千万别急。”从他们谨慎的言谈中我渐渐明白了一件事:我这病要是因为一个肿瘤的捣鬼,把它找出来切下去随便扔到一个垃圾桶里,我就还能直立行走,否则我多半就把祖先数百万年进化而来的这一优势给弄丢了。
  窗外的小花园里已是桃红柳绿,二十二个春天没有哪一个像这样让人心抖。我已经不敢去羡慕那些在花丛树行间漫步的健康人和在小路上打羽毛球的年轻人。我记得我久久地看过一个身着病服的老人,在草地上踱着方步晒太阳;只要这样我想只要这样!只要能这样就行了就够了!我加快脚踩在软软的草地上是什么感觉,想走到哪儿就走到哪儿是什么感觉,踢一颗路边的石子,踢着它走是什么感觉。没这样加快过的人不会相信,那竟是回忆不出来的!老人走后我仍呆望着那块草地,阳光在那儿慢慢地淡薄,脱离,凝作一缕孤哀凄寂的红光一步步爬上墙,爬上楼顶……我写下一句歪诗:轻拨小窗看春色,漏入人间一斜阳。……
  
  素材运用:
  对史铁生来说,二十一岁那年的厄运突降,不啻于让他的青春有了天崩地陷般地hui灭。二十一岁,正是风华正茂之时,命运却给了他狠狠的一击。他曾愤怒,也曾咆哮,他无法接受命运的残酷,甚至在进院时下定决心:“要么好,要么死。”但美好的生命谁不珍惜呢?在阳光下漫步的快乐谁不向往呢?在刚住院的时候,史铁生也曾在心中自我安慰,也虔诚地向神灵许愿,希望把能走路的腿给他留下……
  史铁生在文中所表达的是对生命的一种切身体验,表现了一个躺在病榻上的伤残者的生活困境和精神困境,但他又超越了伤残者对命运的哀怜和自叹。也就是在这病床上,史铁生发现了人间的温情,插队的同学带着书来看望,护士们温婉轻柔地照顾,还有大夫的同情,主任的安慰,这些都让史铁生躁动的心渐渐平复,给他暗淡的生活注入了一抹亮li的阳光,让他隐入忧郁的同时也开始了深刻的人生思索。
  话题拓展:生命的方向 让希望易燃
丰田4500
  巍巍da唐就在前面不远处了,中国,从哪条道路走近它?
  很多学者认为,顺着中国文化de原路走下去,総ong桑琧hi早能到。
  我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事实并不是这样。
  走向大唐,需要一股浩荡之气。这气,秦汉帝国曾经有过,尤其在秦始皇和汉武帝身上。但是,秦始皇耗于重重内斗和庞大工程,汉武帝耗于六十余年与匈奴的征战,元气散逸。到了后来骄奢无度又四分五裂的乱世,更是气息奄奄。尽管有魏晋名士王羲之、陶渊明他们延续着高贵的精神脉络,但是,越高贵也就越隐秘,越不能呼应天下。这种状态,怎么缔造得了一个大唐?
  浩荡之气来自于一种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已经无法从宫廷和文苑产生,只能来自于旷野。
  旷野之力,也就是未曾开化的蛮力。未曾开化的蛮力能够参与创建一个伟大的文化盛世吗?这就要看它能不能kuai速地自我开化。如果它能做到,那么,旷野之力也就可能成为支撑整个文明的脊梁。
  中国,及时地获得了这种旷野之力。
  这种旷野之力,来自大兴安岭北部的东麓。
  一个仍然处于原始游牧状态的民族,鲜卑族,其中拓跋氏一支渐有起色。当匈奴在汉武帝的征战下西迁和南移之后,鲜卑拓跋氏来到匈奴故地,以强势与匈奴余部联盟,战胜其他部落,称雄北方,建立王朝,史称北魏。此后,又经过半个世纪的征战,北魏完成了黄河流域的统一。
  胜利,以及胜利后统治范围的扩大,使北魏的鲜卑族首领们不得不投入文化思考。
  最明显的问题是:汉族被战胜了,可以任意驱使;但汉族所代表的农耕文明,却不能由游牧文明的规则来任意驱使。要有效地领导农耕文明,必然要抑制豪强兼并,实行均田制、户籍制、赋税制、州郡制,而这些制度又牵动着一系列生活方式和文化形态的重大改革。
  要么不改革,让中原沃土废耕为猎,一起走回原始时代;要么改革,让被战胜者的文化来战胜自己,共同走向文明。
  鲜卑族的智者们勇敢地选择了后者。从公元五世纪后期开始,经由冯太后,到孝文帝拓跋宏,开始实行一系列强有力的汉化措施。先在行政制度、农耕制度上动手,然后快速地把改革推向文化。
  我们必须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孝文帝拓跋宏强迫自己的部下皈依汉文化,却未曾约束他们把豪迈之气带入汉文化。或者说,只有当他们充分汉化了,豪迈之气才能真正植入汉文化。
  中华文化也就像骑上了草原骏马,鞭鸣蹄飞,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
  鲁迅说“唐人大有胡气”,即是指此。
  事情还不仅仅是这样。
  自从孝文帝拓跋宏竭力推动鲜卑族和汉族通婚,一个血缘上的融合过程也全面展开了。请注意,这不再是政治意义上,而是生命意义上的不分彼此,这是人类学范畴上的宏大和声。
  由此我要从更深邃的层面上来揭示造就大唐的秘密了,大唐皇家李氏,正是鲜卑族和汉族混血的结晶。
  唐高祖李渊和唐太宗李世民的生母,都是鲜卑人。李世民的皇后,也是鲜卑人。结果,唐高宗李治的血统,四分之三是鲜卑族,四分之一是汉族。
  一条通向大唐的路,这才真正打通了。路的开始有点小,有点偏,有点险,但终于成了中国历史上具有关键意义的大道。
  通向大唐之路,最具有象征意义的是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
  主持石窟建造的鲜卑族统治者不仅在这里展现了雄伟的旷野之美,而且很爽朗地在石窟中引进了更多、更远的别处文明。
  他们本身缺少文化厚度,还没有形成严密的文化体系,这种弱点很快转化成了优点,他们因为较少排他性而成为多种文化融合的“当家人”。于是,真正的文化盛宴张罗起来了。
  这就是北魏的气魄。吞吐万汇,兼纳远近,几乎集中了世界上几大重要文化的精粹,熔铸一体,互相化育,烈烈扬扬。
  这种宏大,举世无匹。
  由此,大唐真的近了。
  大唐之所以成为大唐,正在于它的不纯净。
  大道周边,百方来朝。任何有生命力的文化,都主动靠近。
  这是一个云蒸霞蔚的文化图象,我每每想起总会产生无限惋叹。人类常常因为一次的排他性分割,把本该频频出现的大气象,葬送了。
  人类总是太聪明,在创造了自己的文化之后就敏感地与别种文化划出一条条界线。结果,由自我卫护而陷入自我禁锢。
  如果放弃这样的聪明,一切都会改观。
  想起了歌德说的一段话:人类凭着自己的聪明划出了一道道界限,最后又凭着爱,把它们全都推倒。
  推倒各种人为界限后的大地是一幅什么景象?北魏和大唐作出了回答。
  
  素材运用:
  大唐令人神往,因为那时是一个最健康的时代。
  (王永兴)
  话题拓展:文化传承

丰田4500:科凡定制当代当世万端骈家装设计舒坦吝啬的生活当空


  yi
  走在人群中,我习惯看一看周围人de手腕,那里似乎藏着一ge属于当代中国人的内心秘密,从bu言说,却日益增多。
  越来越多的人,不分男女,会戴上一个手串,这其中,不乏有人仅仅是为了装饰;更多的却带有祈福与安心的意味,这手串停留在装饰与信仰之间,或左或右。这其中,是怎样的一种相信或抚慰?you或者,来自内心怎样的一种焦虑或不安?
  手串有助于平静吗?我们的内心,与这看似仅仅是装饰的东西有什么样的关系,人群中又为什么几乎没有人谈论过它?
  沉默之中,埋藏着我们怎样的困惑?这是一个传统的复归,还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是因祈福而产生的下意识行为,还是因不安而必然的求助?
  二
  2006年的最后一天,我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先生。到达时是上午,而很早就起床的季老,已经在桌前工作了很久,他在做的事情是:修改早已出版的《佛教十五讲》。他说:“对这个问题,我似乎又明白了一些。”
  话题也就从这儿开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并持续到整个聊天的结束。
  “您信佛吗?”我问。
  “如果说信,可能还不到;但我承认对佛教有亲jin感,可能我们很多中国人都如此。”季老答。
  接下来,我好奇的是:快速前行的中国人,现在和将来,拿什么抚慰内心?
  季老给我讲了一个细节。有一天,一位领导人来看他,聊的也是有关内心的问题,来者问季老:主义和宗教,哪一个先在人群中消失?
  面对这位大领导,季老没有犹豫:假如人们一天解决不了对死亡的恐惧,怕还是主义先消失吧,也许早一天。
  看似平淡的回答,隐藏着一种智慧、勇气和相信。当然,“早一天”的说法也很留余地。
  三
  眼下的中国人都忙,为利,为名。所以,我已不太敢说“忙”,心一旦死了,奔波,有何意义?
  然而大jia还是都忙,都不知为何显得格外着急,于是,都在抢。在街上,红绿灯前,时常见到红灯时太多的人抢着穿过去,可到了对面,又停下来,等同伴,原来他也没什么急事,就是一定要抢,这已成为我们太多人的一种习惯。在这样的氛围中,中国人似乎已失去了耐性,别说让生活慢下来,能完整看完一本书的人还剩多少?过去人们有空写信、写日记,后来变成短信、博客,到现在已是微博,140个字内要完成表达,沟通与交流都变得一短再短,甚至140个字都嫌长,很多人只看标题,就有了“标题党”。那么,下一步呢?
  对此,一位老人说得好:人生的终点都一样,谁都躲不开,慢,都觉得快,可中国人怎么显得那么着急地往终点跑?
  四
  在墨西哥,有一个离我们很远却又很近的寓言。
  一群人急匆匆地赶路,突然,一个人停了下来。旁边的人很奇怪:为什么不走了?
  停下的人一笑:走得太快,灵魂落在了后面,我要等等它。
  是啊,我们都走得太快。然而,谁又打算停下来等一等呢?
  
  素材运用:
  如果走得太远,会不会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
  话题拓展:闲适之情
丰田4500

xia日的阳光仍就那么明亮,但现在照在wo的后背上, 在我前fang拉出一tiao长长的影子,我慢慢地骑车hui家去,看着两旁慢慢退去的树,房子还有人,我对自ji说:“我的努li会有结果的!”

丰田4500:打个喷嚏、伸个懒散腰也能骨折?||杨医帮侬忙


  巍巍大唐就在前面bu远处了,中国,从哪条道路走近它?
  很多学者认为,顺着中国文化的原路走下去,就成,迟早能到。
  我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事实并不是这样。
  走向大唐,需要一股浩荡之气。这气,秦汉帝国曾经有过,尤其在秦始皇和汉武帝身上。但是,秦始皇耗于重重内斗和庞大工程,汉武帝耗于六十余年与匈奴的征战,元气散逸。到了后来骄奢无度又四分五裂的乱shi,更是气息奄奄。尽管有魏晋名士王羲之、陶渊明他们延续着高贵的精神脉络,但是,越高贵也就越隐秘,越不能呼应天下。这种状态,怎么缔造得了一个大唐?
  浩荡之气来自于一种强大的li量。这种力量已经无法从宫廷和文苑产sheng,只能来自于旷野。
  旷野之力,也就是未曾开化的蛮力。未曾开化的蛮力能够参与创建一个伟大的文化盛shi吗?这就要看它能不能快速地自我开化。如果它能做到,那么,旷野之力也就可能成为支撑整个文明的脊梁。
  中国,及时地获得了这种旷野之力。
  这种旷野之力,来自大兴安岭北部的东麓。
  一个仍然处于原始游牧状态的民族,鲜卑族,其中拓跋氏一支渐有起色。当匈奴在汉武帝的征战下西迁和南移之后,鲜卑拓跋氏来到匈奴故地,以强势与匈奴余部联盟,战胜其他部落,称雄北方,建立王朝,史称北魏。此后,又经过半个世纪的征战,北魏完成了黄河流域的统一。
  胜利,以及胜利后统治范围的扩大,使北魏的鲜卑族首领们不得不投入文化思考。
  zui明显的问题是:汉族被战胜了,可以任意驱使;但汉族所代表的农耕文明,却不能由游牧文明的规则来任意驱使。要有效地领导农耕文明,必然要抑制豪强兼并,实行均田制、户籍制、赋税制、州郡制,而这些制度又牵动着一系列生活方式和文化形态的重大改革。
  要么不改革,让中原沃土废耕为猎,一起走回原始时代;要么改革,让被战胜者的文化来战胜自己,共同走向文明。
  鲜卑族的智者们勇敢地选择了后者。从公元五世纪后期开始,经由冯太后,到孝文帝拓跋宏,开始实行一系列强有力的汉化措施。先在行政制度、农耕制度上动手,然后快速地把改革推向文化。
  我们必须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孝文帝拓跋宏强迫自己的部下皈依汉文化,却未曾约束他们把豪迈之气带入汉文化。或者说,只有当他们充分汉化了,豪迈之气才能真正植入汉文化。
  中华文化也就像骑上了草原骏马,鞭鸣蹄飞,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
  鲁迅说“唐人大有胡气”,即是指此。
  事情还不仅仅是这样。
  自从孝文帝拓跋宏竭力推动鲜卑族和汉族通婚,一个血缘上的融合过程也全面展开了。请注意,这不再是政治意义上,而是生命意义上的不分彼此,这是人类学范畴上的宏大和声。
  由此我要从更深邃的层面上来揭示造就大唐的秘密了,大唐皇家李氏,正是鲜卑族和汉族混血的结晶。
  唐高祖李渊和唐太宗李世民的生母,都是鲜卑人。李世民的皇后,也是鲜卑人。结果,唐高宗李治的血统,四分之三是鲜卑族,四分之一是汉族。
  一条通向大唐的路,这才真正打通了。路的开始有点小,有点偏,有点险,但终于成了中国历史上具有关键意义的大道。
  通向大唐之路,最具有象征意义的是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
  主持石窟建造的鲜卑族统治者不仅在这里展现了雄伟的旷野之美,而且很爽朗地在石窟中引进了更多、更远的别处文明。
  他们本身缺少文化厚度,还没有形成严密的文化体系,这种弱点很快转化成了优点,他们因为较少排他性而成为多种文化融合的“当家人”。于是,真正的文化盛宴张罗起来了。
  这就是北魏的气魄。吞吐万汇,兼纳远近,几乎集中了世界上几大重要文化的精粹,熔铸一体,互相化育,烈烈扬扬。
  这种宏大,举世无匹。
  由此,大唐真的近了。
  大唐之所以成为大唐,正在于它的不纯净。
  大道周边,百方来朝。任何有生命力的文化,都主动靠近。
  这是一个云蒸霞蔚的文化图象,我每每想起总会产生无限惋叹。人类常常因为一次的排他性分割,把本该频频出现的大气象,葬送了。
  人类总是太聪明,在创造了自己的文化之后就敏感地与别种文化划出一条条界线。结果,由自我卫护而陷入自我禁锢。
  如果放弃这样的聪明,一切都会改观。
  想起了歌德说的一段话:人类凭着自己的聪明划出了一道道界限,最后又凭着爱,把它们全都推倒。
  推倒各种人为界限后的大地是一幅什么景象?北魏和大唐作出了回答。
  
  素材运用:
  大唐令人神往,因为那时是一个最健康的时代。
  (王永兴)
  话题拓展:文化传承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黑龙江节228个品规抗癌药投减价6月28日末了尾实行|药品投减价幅度臻15.04%,什么露卡才及格?主流动游玩本独露VR干用实测,詹韦成主角!美国高中云集儿子4个5星球员将战中国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